<menu id="gmaeq"><acronym id="gmaeq"></acronym></menu>
<menu id="gmaeq"></menu>
  • <input id="gmaeq"><acronym id="gmaeq"></acronym></input><input id="gmaeq"></input>
  • <input id="gmaeq"><acronym id="gmaeq"></acronym></input>
  • <menu id="gmaeq"></menu>
  • <input id="gmaeq"><u id="gmaeq"></u></input>
    <input id="gmaeq"><u id="gmaeq"></u></input>
  • <menu id="gmaeq"></menu>
    <menu id="gmaeq"><u id="gmaeq"></u></menu>
  • <menu id="gmaeq"></menu>
  • <menu id="gmaeq"></menu>
  • <menu id="gmaeq"></menu><menu id="gmaeq"></menu>
    <input id="gmaeq"></input>
  • <input id="gmaeq"></input>
  • <menu id="gmaeq"></menu>
    <menu id="gmaeq"><u id="gmaeq"></u></menu>
    <object id="gmaeq"></object>
  • <input id="gmaeq"></input>
  • <input id="gmaeq"></input><menu id="gmaeq"></menu>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數字貨幣大變局將如何演變

    2021年08月27日 07:26   來源:經濟參考報   □桂濤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貨幣變局是否在所難免?

      50年前,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宣布將基礎貨幣美元與黃金脫鉤,貨幣的金本位制結束。此后,布雷頓森林體系解體,“尼克松沖擊”影響深遠。

      如今,一次也許是金本位制結束以來貨幣領域的最大變化正悄然發生:網絡化發展創造出數字化虛擬空間,數字商品、數字服務以及數字資產的出現,讓數字貨幣應運而生。

      目前,國際社會高度關注并開展央行數字貨幣研發。減少對美元的依賴是許多國家開發數字貨幣的目標。

      國際清算銀行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全球86%的央行正在積極研究數字貨幣。歐洲央行希望四年后推出數字歐元。中國不斷擴大數字人民幣試點的參與群體和應用范圍,目前已開立數字人民幣個人錢包近2100萬個。

      新的發展帶來了新的時代之問:既然現在的貨幣可以和黃金脫鉤,那么隨著數字貨幣的興起,是否同樣可以不再和“紙幣”或“主權法償貨幣”本身相關聯?數字貨幣是否會在未來取代美元成為世界貨幣?

      要解答這些問題,也許我們應該重新回歸貨幣的本質。有一種觀點認為,貨幣起源于債務,是一種國家發行的債務憑證。作為債務關系的度量單位,貨幣和國家信用之間密不可分。特別是在金本位結束后,貨幣建立在整個國家可交易財富的支撐之上,是一種信用和信心。

      在美國政府的信用支撐和強大的經濟價值之下,美元作為全球頭號儲備貨幣已經統治了世界金融幾十年的時間。

      但是,貨幣形態的變化并不等于國際貨幣體系的變化。雖然美元依靠美元霸權地位、靠“大水漫灌”的貨幣政策在世界范圍內“割韭菜”引發不滿,區塊鏈技術的出現讓去中心化成為可能,以美元為架構的金融信用體系正受到挑戰,但目前可以替代美元儲備貨幣地位和國際支付貨幣地位的貨幣并未出現。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張濤認為,在央行數字貨幣出現后,國際貨幣體系將如何演變“很難預測”。儲備貨幣被接受往往伴隨著結構性變化,包括樹立政策可信度,建立法治,形成具有深度和高流動性、以同一種貨幣計價的市場等,因此國際貨幣體系的改變很可能十分緩慢。

      但張濤也指出,長遠來看,廣泛可得的央行數字貨幣,加上強大的網絡外部效應,都能使儲備貨幣地位的轉變更快發生。


    (責任編輯:馬常艷)

    精彩圖片

    數字貨幣大變局將如何演變

    2021-08-27 07:26 來源:經濟參考報
    查看余下全文
    全国空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