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id="gmaeq"><acronym id="gmaeq"></acronym></menu>
<menu id="gmaeq"></menu>
  • <input id="gmaeq"><acronym id="gmaeq"></acronym></input><input id="gmaeq"></input>
  • <input id="gmaeq"><acronym id="gmaeq"></acronym></input>
  • <menu id="gmaeq"></menu>
  • <input id="gmaeq"><u id="gmaeq"></u></input>
    <input id="gmaeq"><u id="gmaeq"></u></input>
  • <menu id="gmaeq"></menu>
    <menu id="gmaeq"><u id="gmaeq"></u></menu>
  • <menu id="gmaeq"></menu>
  • <menu id="gmaeq"></menu>
  • <menu id="gmaeq"></menu><menu id="gmaeq"></menu>
    <input id="gmaeq"></input>
  • <input id="gmaeq"></input>
  • <menu id="gmaeq"></menu>
    <menu id="gmaeq"><u id="gmaeq"></u></menu>
    <object id="gmaeq"></object>
  • <input id="gmaeq"></input>
  • <input id="gmaeq"></input><menu id="gmaeq"></menu>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病毒溯源,從來就只能靠科學家

    2021年08月27日 10:47   來源:科技日報   

      美國總統給的期限將至,美情報機構的新冠病毒溯源調查報告馬上就要問世了。此刻,好奇心已有些迫不及待,想一睹無所不能的中情局溯源究竟能溯出個什么所以然來。

      常識告訴我們,病毒溯源的基礎是通過科學研究發現證據,這是科學家的工作,旁人想越俎代庖?想必沒有這個能力。

      世界大瘟疫史告訴我們,科學家做病毒溯源也是舉步維艱,他們依托科學證據猜想,有時候猜得對,大部分時候猜不對,如此否定之否定,一點一點鎖定科學證據鏈,最終指向唯一真相。

      溯源這個概念,也是有了現代科學之后才有的?茖W的介入成為認識大瘟疫的分水嶺,例如14世紀中葉到18世紀初多次席卷歐洲的黑死病。幾百年間,歐洲的醫生編寫了有關黑死病的醫學專著300余部,但只是對其傳染性有初步認識,成因卻一無所知。直到現代醫學揪出了通過老鼠和跳蚤傳播的鼠疫桿菌,才把黑死病和臭名昭著的鼠疫對上號——早在6世紀東羅馬帝國時期就蹂躪過歐洲人。

      然而,科學只不過結束了大瘟疫的怪力亂神論,緩解了人類面臨未知威脅的恐懼和焦慮。一些古老瘟疫的緣起,時至今日也難有定論,例如,鼠疫桿菌從何而來、黑死病如何消退仍是西方疫病學家、歷史學家長期爭論的問題。病毒溯源工作紛繁復雜,耗時幾十年并不算長,每前進一小步,都得靠科學新發現。

      比較典型的例子是艾滋病。1980年,美國發現了一種新病——艾滋病,病人都是同性戀男性;但很快又發現了幾十個病例是海地的異性戀移民?茖W家調查了全美40名同性戀男性病人,畫了一張關系圖。在1984年3月確定了“零號病人”叫杜加斯。

      但1986年又發現一個HIV陽性血樣,來自一位死于1977年的曾在非洲工作的丹麥醫生,這證明源頭應該在更早的非洲。此時,動物學家也發現,實驗室猴子身上有跟HIV比較相似的病毒SIV。之后發現HIV屬于一個分支繁多的感染靈長類的病毒家族。

      1998年,科學家發現兩份1960年左右的非洲HIV血樣,推算其共同祖先可追溯到1908年左右。隨著科學家在非洲雨林的黑猩猩群體獲取樣本,2006年重磅論文發表:艾滋病病毒的源頭,是喀麥隆東南的黑猩猩。

      此時,HIV的傳播鏈條才有了初步結論:SIV存在于猿猴體內已幾百萬年。幾百年前,黑猩猩身上混合了兩種SIV,形成了HIV的前身。一百多年前,有獵人感染,經過幾十年傳播到剛果首都。1960年代,海地的援非志愿者,將病毒帶回了美洲。

      而一旦受到政治干擾,病毒溯源就很難如科學家研究艾滋病那樣順利。

      1918年到1920年,未知流感病毒席卷全球,殺死5000萬到1億人,媒體慣稱為“西班牙大流感”。后來研究才發現,可能應該叫“美國大流感”——權威組織普遍認為疫情發源于1918年3月美國堪薩斯州的軍營,被參加一戰的士兵傳染給了歐洲人。

      當時科學已先后戰勝炭疽熱、天花等,人們相信科學萬能,但由于戰爭所帶來的一系列復雜因素,人們對1918年流感的了解并不比中世紀人對黑死病的了解更多。直到1933年,英國科學家第一次從人身上分離出1918年流感病毒,被命名為“H1N1”;1997年,美國科學家認為1918年流感病毒與“豬流感病毒”十分相似,是一種與甲型(A 型) 流感病毒(H1N1)密切相關的病毒;1998年,美國國防病理中心(AFIP)轄下的分子病理部門,通過一具被冰封近80年的因紐特女子尸體,得到了1918年流感病毒的一些基因物質……盡管科學幫助我們認識了1918年流感病毒,但溯源還是困難,還沒有實錘的科學證據指向病毒來源地。

      只是可以肯定的是,“西班牙大流感”一定不來自西班牙。由于各國的隱瞞——1918年,致命的流感剛在美國傳播時,媒體唯恐影響一戰中的士氣民心,言辭恐嚇大家不許“危言聳聽”。英國與法國也對迅速蔓延的傳染病默不作聲。而西班牙作為中立國沒有新聞管控,他們認真統計感染和死亡人數,連國王阿方索十三世被感染都公開見報。駐馬德里的外國媒體,立刻把這次瘟疫命名為“西班牙大流感”。

      就這樣,在疫情中最負責任的國家西班牙成了背鍋俠;美國政客成功轉移民眾憤怒,好讓自己不至于太焦頭爛額。但一個多世紀過去了,1918年流感的起源之謎,不知科學家還要用多少年才能解開。

      病毒溯源從來就只能靠科學家。溯源難,科學家難,遇上瞎搗亂的就難上加難。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美國這時讓情報機構溯源,是不是信息的量很大?(楊雪)


    (責任編輯:朱曉航)

    精彩圖片

    病毒溯源,從來就只能靠科學家

    2021-08-27 10:47 來源:科技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全国空降